聲明:本站所有資源皆來源于互聯網,本站所有文章觀點均不代表站長個人觀點,投資理財有風險,請謹慎操作!

  1. 安徽快3
  2. 燈光觀點

吳恩達跑了,扒一扒他在百度都經歷了什么

  1


  2012年9月,QQ群“百老匯”炸了。當時這個群有一千多人,清一色的百度前員工,那天他們在群里看到了自己的首席科學家——威廉·張。


  那時候余凱加入百度不到半年,百度研究院還在組建,內部讓他補位的呼聲還是有的,但他卻向李彥宏推薦了自己的朋友吳恩達,后者的名字也就在那個時候被李彥宏記錄在了百度的“人才目錄”中。但顯然,那時候的吳并不是李彥宏心中的第一順位。


  描述人工智能領域的頂級專家通常有兩種說法,“三駕馬車”和“四大金剛”,二者唯一的差別就是有沒有吳恩達。


  而在2013 年,百度首先追逐的便是三駕馬車中的Geoffrey Hinton。但天不遂人愿,百度開出了更高的價格,Hinton卻選擇了Google,李彥宏這才將目光瞄準吳恩達,并親自擬定了“挖人計劃”,執行人是當時的百度高級副總裁王勁。


  吳恩達自己也是有想法的,他跟朋友說,想進入工業界但還沒想好去哪。不過就在百度的橄欖枝拋出去沒多久,他便以講課名義來了兩次,王勁和余凱借機跟他談了談,但也許是還沒有十足的把握,那層窗戶紙始終沒被戳破。


  后來王勁和余凱又去美國找吳恩達。在加州帕羅奧圖市喜來登酒店的露天泳池里,余凱還激他,“在在線教育領域,你做出了非凡的事, 但這并不是人工智能?!笨諂竇飼遣妓刮仕箍ɡ哪薔?,“你是想賣一輩子糖水,還是跟著我們改變世界?”


  吳恩達的效率也高,余凱找他攤牌十天不到,他就來北京找李彥宏吃飯,為此,李推掉了好幾個重要會議,還安排秘書去收集吳的資料。那頓飯吃了三個小時,最后吳恩達對李彥宏說,“我希望來幫助你們?!?/p>

  2


  2014 年5 月 16 日,百度發了內部信:


  非常高興地通知大家,吳恩達先生今天正式加盟百度,擔任百度公司首席科學家,負責百度研究院的領導工作。吳恩達先生向高級副總裁王勁匯報。


  吳恩達的號召力比想象中還大。發內部信當天就有六個人工智能專家通過郵件向百度表達了加入的意向,而這些人都是百度之前多次接觸卻沒拿下的牛人。


  問及為何選百度,吳恩達說,“百度會是幾家中跑得最快的?!逼渲斜惆ㄔ諉攔閃⒐韞熱斯ぶ悄蓯笛槭?。


  實際上早在百度研究院成立之前,他們已經在美國硅谷設立了IDL實驗室。當時研發中心的總經理是鄭子斌,他主要工作是在當地招募技術人才,而在吳恩達加入之前,整個百度美研才 43 個人。


  吳恩達加入百度后的第一次公開亮相是 5 月 18 日,硅谷人工智能實驗室新址剪彩,這里離Google總部只有八分鐘的車程,那天李彥宏也到了現場。鄭子斌說,他們正式進入了百度在硅谷的“2.0時代”。


  百度的頂層建筑變得更復雜了。


  所謂的“負責百度研究院的領導工作”,實際上就是讓吳恩達同時管三個實驗室,分別是他前同事 Adam Coates負責的硅谷人工智能實驗室,余凱負責的北京深度學習實驗室(IDL),以及 Tong Zhang 負責的北京大數據實驗室。這三個實驗室兩個在北京,一個在硅谷。


  另外,吳恩達加入之后,百度研究院院長和副院長還一直是李彥宏和余凱,而他的匯報對象也不是李彥宏,而是王勁。


  換句話說,李彥宏、王勁、吳恩達三人,說他們誰是百度研究院的老大都是成立的。


  3


  余凱的離開只會讓局面變得更混亂。


  2015 年 5 月 22 日,余凱從百度離職,這基本上標志著百度 IDL 的硬件研發劃上了句號。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 IDL 內部人士向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透露,硬件研發的周期長投入大是超出預期的,在余凱離開之前,內部項目的推進阻力越來越大,最明顯的感受是,拿不到錢和資源了,“外界能看到的東西都是前三個月做的?!?/p>

  余凱離開之后,IDL 實驗室崩塌得很快,倪凱、顧嘉唯等人紛紛離職,一時間大家都不知道該做什么,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自動駕駛被單拎出來。這個鍋應不應該讓吳恩達來背是個問題。


  2015 年 12 月 14 日,百度正式對外宣布成立自動駕駛事業部。公告中寫道,百度無人車項目由百度研究院主導。現在,自動駕駛事業部由百度高級副總裁王勁出任總經理。


  至此,吳恩達的匯報對象終于變成了李彥宏,從表面上看,他與此前形同虛設的上級王勁平起平坐。


  業務方面,吳恩達在百度做了什么一直是個謎,他在公開信中寫道,


  我的團隊在過去的兩年中,每年都孵化出一項新業務:一項是無人駕駛,另一項是 DuerOS 語音交互計算平臺。


  這種表述是令人尷尬的。無人駕駛實際上是倪凱等人牽頭的項目,嚴格地講,屬于 IDL 孵化,如果這也算吳工作成績的話,那 IDL 的鍋他是逃不掉的;另外,DuerOS(度秘)是景鯤從微軟小冰加入百度后才有的,景鯤又屬于百度搜索業務部門,向王海峰匯報,跟吳恩達并沒有直接的從屬關系。


  總之,不能講得太細,捋起來也有點亂。如何一勞永逸地解決問題?李彥宏給出的答案是——陸奇。


  2017 年 1 月,李彥宏在歡迎陸奇的內部信中寫道,


  非常高興地通知大家,陸奇博士今天正式加盟百度,任集團公司總裁兼首席運營官(Group President,COO),全面負責百度所有業務的技術、產品、運營、市場營銷及銷售服務,搜索公司總裁向海龍攜團隊,負責技術體系(TG)和新興業務群組(EBG)的總裁張亞勤,高級副總裁朱光攜金融事業群組(FSG),高級副總裁王勁攜自動駕駛事業部(ADU),首席科學家 Andrew Ng 攜人工智能(AI)團隊,轉向陸奇匯報。陸奇直接向我匯報。


  Andrew Ng 就是吳恩達。同樣的橋段不僅讓人感嘆,真是太陽底下無新事,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

本文內容來自互聯網轉載,不代表本人立場,若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第一時間刪除,謝謝!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www.fcwht.com/guandian/3b1018eac8ec7a604bc476d7.html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ganrao}